我暗想:「表姐是在诱惑我吗?会想要我摸她吗?…」几星期后的某天,表姐穿了短裙来我家。我迎接她时立刻呆住了:阳光从她背后射来,一双修长美腿和下半身的轮廓直透薄薄的布料浮现,白色衬衫下也是一样…那个下午我压根没学到任何东西,因为目光完全被表姐雪白的大腿吸引,她短裙下的双腿正一点点往上抬,我再也忍不住,直接往大腿上摸去。姿翎表姐身子一震,却没有反抗。我们红着脸望向对方,耳中传来强烈的心跳声,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,然后我着魔似地抱住表姐的纤腰。
  她只缓缓地闭上眼睛,彷佛鼓励我继续下去……「表姐…」我轻轻的叫他,她没有回答,静静把双手放在大腿上,生硬地坐着。我在她的脸庞上亲吻一下,阵阵发香直刺进脑门。同时左手在大腿上来回抚摸,右手从上衣下摆钻入,轻柔又紧张地抚摸她的肌肤,往上找到胸罩背扣所在。虽然自小看过母亲挂晾洗过的胸罩,但今天却是特别滑,特别紧,半天解不开来。姿翎表姐红着脸,手伸到背后一拨,胸罩便滑落腰间,我这才注意到是无肩带式的粉红色胸罩。看着坚挺白皙的双乳,两颗粉嫩蓓蕾,我兴奋地用发抖的双手握住双乳,触感是如此光滑柔软。表姐发出「呜……」的低吟声,表情既羞怯又甜蜜,陶醉在我的抚摸中。
  我陶醉地揉捻着表姐鲜嫩的乳房,然后将嘴凑近,轻声道:「表姐……我……」表姐双颊泛红,暧昧羞赧地点了点头。得到首肯,我二话不说张开嘴,如同吃奶的婴儿一样含住乳尖,用双唇吸吮,用舌头挑弄,用牙齿轻咬。表姐呼吸逐渐急促,双手亦越抱越紧,将我紧贴在胸前,口中呢喃道:「嗯……阿航……你轻点……慢慢来……」受到鼓舞的我放大胆子,双唇慢慢下移,在平坦的肚脐周围亲吻、舔噬,右手在表姐侧腹来回游走,左手则悄悄探入短裙之内。
  「唔……哈……啊……阿航……」表姐呻吟声渐趋明显,原先夹紧的双腿略为分开。我抓住这个机会隔着薄薄的内裤抚摸双腿间的禁地。未久,表姐温暖的蜜屄已微微濡湿。我撩起表姐的粉红色花边内裤,映入眼帘的是表姐底下蜜比口依稀可见。
  我伸出手指,调皮地在潮湿处挑弄、按压, 表姐被挑逗得坐立难安,脸涨得更红,呻吟声更为销魂:「啊哈 嗯……不……啊……阿航……呀啊……」嘴巴上虽在拒绝,肢体反应却是完全相反,双腿越张越开,蜜屄越来越湿,身体摆动越来越剧烈。
  看到这一幕,我知道表姐已欲乱迷魂,迅速褪下她的内裤,见到她完美的密屄:柔软的黑森林、粉嫩的阴唇、红润的阴核、还有微张、潮湿的蜜屄口。 接着,我就将头埋入表姐双腿间,用舌舔着表姐的爱液,发现滋味如此美妙、甘甜。
  「呜……嗯……啊……阿航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哈……」表姐呻吟着,双手抱住我的后脑,不让离开半寸,享受着这份快感。我不清楚表姐是为何引诱我,但我知道表姐是真真的喜欢我的,否则不会和我做这些事的。
  「表姐……还可以吗?」我在双腿间站起身问道。就看表姐眼睛微张,脸上带着欣喜与羞涩的表情,「嗯……阿航……你很棒唷……」表姐双手放在我肩头,缓缓说道。说完,她双手滑到我腰间,笑道:「现在让表姐让你舒服了。」我还没完全意识过来,裤子早被脱至膝盖,硬挺的鸡巴已在她掌握之中。
  「阿航你好硬啰!」表姐笑言道,纤细的手指在鸡巴上来回抚摩。温柔的触感让我浑身发颤,觉得血液直涌向下身,不禁发出低哼:「表姐……喔……」「阿航,别害羞。」表姐说着,她捧起鸡巴就亲吻,然后张口含了进去,用唇舌轻揉地抚慰。
  我硬硬肿胀的鸡巴被表姐这样一弄,刺激的难以忍受, 「阿航,想射就射出来,没关系。」语音刚落,我一股精液大力的喷射出来,弄得表姐满嘴、满脸都是。